智慧语录:治大国如烹小鲜——道德经

野说国史之太康失国

2017-01-23 08:21:54 关键词:

  夏朝是原始社会过渡到奴隶社会的第一个王朝,也是家天下的滥觞。旧有的习惯的力量是无穷的,往往会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起到不可小觑的主导力量。五帝时代的禅让制度,其实并不是真正的选贤与能,而是取决于部落自身的实力。在抵抗外族和大自然的灾害的过程之中,人口众多,实力强大的部族,自然会成为各部族的核心,而其部落领袖自然就成了天下共主,所谓的部落联盟领袖——帝。要说推举,绝不会推举一个小部族的酋长作天下共主,因为自身的实力限制了他均衡各部族利益的能力和抵抗天灾的力量。

  中国原始社会的部族的主要生产方式大致分为两种:一是农耕为主,比如炎帝族;一是以放牧为主,比如黄帝族。农耕的稳定性要求抵御天灾的能力必须强大;畜牧的流动性要求战争能力必须出众。所以最初的部落领袖是人口众多的炎帝族的炎帝,但随着生产力的进一步提高,畜牧部族的战力不断提高,出现为了牛羊草场的战争,于是“炎帝不能征”,于是部落联盟出现,所谓的炎黄联盟。炎帝族人口众多,黄帝族战力超群,关键的问题是,联盟领袖换成了黄帝。所以说,禅让制本身就不是推举,而是实力的较量,披上一层选贤与能的外衣而已。、

  正是因为有这个外衣,所有逐步强大起来,对部落联盟领袖有渴望的,就常常打着贤与能的旗号问鼎领袖。但是,中华大地地广人稀,各部族多有发展空间,实力也会出现均衡的情况,于是就有量力而行的所谓禅让。比如颛顼、帝喾作为黄帝的后裔轮流执政,唐尧却因为“有子丹朱不肖”让位给舜。当时的部落战争很激烈,舜族的强大必然使尧看到了自己儿子不足以控制局势,与其亡国破家,不如让国保家。处于黄河中下游的夏部族,在于西迁的炎帝族通婚,在黄河冲积平原耕种,在常年与大自然搏斗的过程中逐步强大,禹便成了部落联盟的领袖。



  为了能够不授人以柄,禹传位给伯益,根据习惯,伯益为禹守丧三年。可惜三年后,伯益的实力仍然不是夏部族的对手,根本撼动不了夏部族领袖启的权威,于是伯益就发起了一场旨在捍卫所谓禅让制的战争,结果出乎意料。不但没有捍卫自己的权益,还开启了以战争夺取帝位的先河。启死之后,东夷部落开始崛起,羿一统东夷,开始问鼎中原,打败太康,称后,传三代死帝。如果没有少康复国,可能历史就会把夏朝写成原始社会的最后一位禅让的帝,或者写成中国的第一个奴隶制王朝,而东夷的后羿政权则会是第二个。可惜,东夷族的生产力水平和部族人口不够强大,再加上治理无方,朝政混乱,很快便失去了政权。

  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夏朝历时不久,规制不全,世袭制还没有深入人心,才会出现一战失天下的事情。在后来,即使国家败亡,仍会有人找出个先朝嫡系出来复辟,就是这个原因。如果在夏朝有这样的文化底蕴,勤王之师四散云集,后羿能抢班夺权成功吗?而后羿夺权成功,被自己的养子蹇浞杀死,蹇浞又被后羿的儿子杀死,后羿的儿子被少康杀死,在后羿的手中,虽是子承父业,但摆明了不是禅让,也不是世袭,而是赤裸裸的杀伐。这只能视为二者之间的剧烈动荡,不是个人之间的斗争,是集团之间的死斗,这带给整个社会和民众的,只能是死亡与灾难。与其如此,选择一个风险不可控的禅让制,还不如选择一个较为稳定的世袭制,虽说世袭制形成了既得利集团,但在王朝初创初期,各部族拥有自己的地盘与民众,实力决定了利益分配,那还是可以接受的。

  所以,太康即使不失国,这样的动荡也会出现,因为历史的演进,往往是新旧力量的生死搏斗,在就有势力退出历史舞台前,垂死一搏,是必然,也是回光返照。

  中央核心形成过程中的动荡野说国史之太康失国

  夏部族早期的势力范围,东不过山东,西不过陕西,北不过河北,南不过湖南,是以黄帝苗裔姒姓十三支为基础的中原区域势力。当时,东边有九夷,南边有三苗,西边有炎帝后裔共工氏部族,夏部族的实力还不足以控制中原以外的地域。而这些地域也有自己的核心力量,不断随着生产力的进步在统一和扩大本部族势力。中原地域是以黄河冲积平原为主的肥沃的农耕区,而四方是穷山恶水,进军中原是实力达到之后的首选。夏部族本来就是炎黄部族东迁与蚩尤部族通过战争夺来的,是四战之地。

  东夷部族本来是中原部族对以山东为中心的东方部族的统称,又分为有淮夷、莱夷、鸟夷、岛夷、湡夷等,分布在今安徽省,山东省,江苏省一带。在中央政权的核心形成之前,只是一个地理名词,在商代之后,才成为与文明相对的略带贬义的东方民族的统呼。而在羿的时代前期,这一代部落林立。而夷这个字,本身就从弓从人,传说弓箭就是这个部族发明的,而羿又被传说为神箭手。由此可知,羿部落逐渐强大,尤其是在统一东方的过程中,弓箭作为远程打击武器,相较于石刀铜矛,体现出了先进武器的强大战力,所以在统一之后,向东扩展的过程中打败了太康主政的夏政权。在羿以及他的继承者主政的这一段时间,正是东方部族与中原各部族的融合的过程。由于东方部族的文明程度比中原低,所以很快就失去了政权,政权失去了,但大融合却留下了。

  太康失国放在这个大的背景下看,只能说是中央核心正在形成。处在肥沃地带的夏政权,如果有再有几代或者十几袋的休养生息的时间,按照当时部落战争的频繁程度,必然通过征伐会形成以中原为核心的中央核心,一个大的帝国将呈现在历史的面前。可惜,先是大禹征伐三苗,再是启与伯益之间只的战争,尤其是启与伯益之间的王位之争,彻底的割裂了原始形态的部落联盟之间的默契与友谊,第一次将历史变成了赤裸裸的杀伐与流血。一个失去了朋友,耗尽了国力的中央政权,在统一东方后强大的羿的攻击下,失去了政权。野说国史之太康失国

  从反面来看,中央政权的力量仍然很大。原因之一是后羿夺取了政权,但基本维持了夏的体制,在当时体制下,位居中央的人,必然有自己的部族和领地,所以夏的基本并未动摇。原因之二是后羿并没有在夺取政权后立即即位,而是立太康的儿子仲康做了王,不是他不想做王,而是当时的实力不够而已,正如曹操不称帝,那是因为汉朝的忠臣没死完,条件不成熟。原因之三是少康复国,有复国的力量,而且有国可复。所以说,太康失国,是中央核心正在形成过程中的动荡,后来的历史无数次的证明了这一点,第二任黄帝的即位往往不亚于第一任创业艰难与血腥。

  太康本人不堪大任

  现实艰难,但事在人为。尧有子丹朱不肖,丹朱还真的不肖,继位的舜,也没见丹朱有什么记载说发起了叛乱。在当时奴隶制初成的阶段,二代们的娇生惯养是可以想见的,经历风雨的乔木与温室中的花朵本来就没有多少可比性。

  夏部族在禹的父亲时代就已经强大,所以鲧才会成为治水的领袖。但是鲧被舜杀了,说是由于治水不力,这一点历史上从未被怀疑,理由就是舜将帝位禅让给了禹。然而拨开历史的迷雾,可否假设为夏部族的强大已经危及到了舜的帝位,而鲧本人的威望也已经到了天无二日的地步,所以舜不得不杀掉了鲧。舜是以山东曲阜为中心的妫姓部族,鲧是以山西运城为中心的姒姓部族,当夏部族逐渐扩大到河南一带后,不治水都不行了,所以大禹接起了父亲的班开始治理水患。三过家门而不入可以认为是一片公心为天下,也可以理解为为了避免重蹈父亲的覆辙故意避嫌,更可以理解为收买天下民心的作秀。其结果是水止住了,舜老了,禹的威望无以复加了,起决定因素的是通过治理水患夏部族得到了空前的发展,于是禹顺理成章的接受了舜的禅让。

  启在父亲腥风血雨的经历的教导下,得到很快成长,所以才能打败竞争对手伯益。但启又处在安逸的环境中长大,享乐成了他必不可少的品格之一。所以启即位后,狩猎与乐舞成了日常生活的常态。在那个时代,狩猎的积极意义仍然很大,一是可以增加收成,二是可以宣扬武力,三是可以锻炼军队,在清朝时仍然留有天子秋狩的习俗。然而乐舞,更大的作用就是享乐了。中国最早的乐舞《九歌》据说就是启的作品。至于启有没有这样的乐舞才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足以说明启对这件事情的重视,换句话说就是享乐的奢华与频率已经高到足以对国力和国家威望形成影响的程度了。

  更加娇生惯养的太康,自小耳濡目染,学得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没有祖父的坚韧,没有父亲的勇武,但学会了父亲的奢靡。尤其是,祖父在战战兢兢中取得了王位,父亲在血雨腥风中取得了王位,他却是在襁褓中顺理成章的得到了王位,所以在一通挥霍之后,当羿大兵压境之时,唯一的选择就是出逃了。

  太康失国给我们的教训就是:历史有其发展的必然性,所有事件的发生都是多种因素综合发展的结果,研究现有现象可以预知未来事件的发展趋势;而是历史的发展尤其规律性,某一事件的出现,必然遵循事件演进的规律,所以研究历史和关注事件,必须找到其中的规律;三是在单一事件中,必须具体情况具体对待,不可随意模仿,成功不可复制,失败却异曲同工。

利发国际 利发国际 文史百科 战史风云

最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