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语录:治大国如烹小鲜——道德经

汉末名将皇甫规:凉州三明之一

2016-08-23 14:26:48 关键词:

皇甫规出身将门世家,祖父皇甫棱,曾任度辽将军;父亲皇甫旗,任扶风都尉。

  公元141年(永和六年),西羌大肆侵略三辅地区,又包围安定,谋犯长安。征西将军马贤率十万大军征剿,不克。皇甫规此时虽为布衣,见马贤战术错误,料其必败,于是上书说明情况。


  不久,马贤果然中伏,在射姑山为羌军围歼,马贤及其二子均战死。郡守乃知皇甫规懂兵略,举荐任命为功曹,命其率八百士兵,与羌军交战,斩首数级,羌军退却。

  险遭毒手

  皇甫规因而被举为上计掾。后来羌兵大集合,攻击烧掠陇西,朝廷以为祸患。皇甫规上疏朝廷,自己请求报效国家,说道:“臣曾经多次陈述关于对付西羌的措施。羌戎还没有动静,臣就料他会反叛,马贤刚刚出兵臣就知道他一定要吃败仗。偶然说中的这些话,倒处处有事实可作证。臣常想马贤等人拥兵四年没有获得成功,停师的用费要以百亿来计算,这些钱出于老百姓,落入了奸吏的荷包。所以老百姓群起为盗贼,青州、徐州闹饥荒,老弱流散。原来,羌戎反叛,不在天下太平之时,都是因为边将没有抚慰治理好。应该平安无事的,却去侵暴他们,为了求得小小的好处,终于引来大害。

  为了证明打了胜仗,往往虚报斩首多少多少,打了败仗就瞒了不说。士兵劳苦,一肚子怨气,被奸诈的官长困逼,进不得快战以取功名,退不得温饱以活命,饿死沟渠,暴尸四野,白白地看到王师出兵,不看见王师回来。为上的悲哭泣血,害怕发生变故。所以平安时期是很少的,一败乱下来,就是多少年。这是臣拍掌叩心所叹息的啊。希望给臣以马贤、赵冲两营的兵力和安定、陇西两郡之地,率领坐食的兵士五千,出羌戎意外,与护羌校尉赵冲首尾相应。土地山谷的形势,是臣所熟悉的;兵势巧便,臣已加以整顿。可以不烦用一颗方寸之印,发布文书,一尺之帛作为赏赐,高可以涤除忧患,下可以纳降。如果说臣年少官轻,不可以用,那些败兵之将,不是官爵不高,年龄不大。这就怎么说呢?臣不胜至诚,冒死自陈。”顺帝没有听从他的意见。

  公元144年(建康元年),汉顺帝驾崩,梁太后临朝,其兄梁冀为大将军,专横跋扈。

  公元146年(本初元年),朝廷举贤良,皇甫规在应试对策说道:

  “想孝顺皇帝,执政时期,树立朝廷纲纪,国家快获安宁。后来遭到奸伪弄权,权威被亲近小人所掌握,蓄积财货,戏谑是闻;又假手嬖幸小人,接受贿赂,卖官卖爵,随便使用宾客,交相错乱,天下扰扰,从乱如归。每有征伐,没有不失败挫伤,官与老百姓都乏竭,上下空虚。臣在关西,听到消息,国家对此没有采取办法,权势佞幸之徒,作威作福,为所欲为。皇上伟大,聪明纯茂。摄政初期,选拔任用忠良,各种政治措施,也作了不少改正,不管远近,都很快地听从号令,太平治世,可拭目以待。但是地震之后,雾气白浊,日月无光,旱魃为灾,大贼到处横行,流血丹野,百姓物类都为之不安,老天爷谴责警戒相继而来,大概是奸臣权势太重所致的啊。那些特别坏的常侍,应该赶快斥退遣送,扫除凶党,没收他们的财产,以堵塞痛恨怨愤之源,以报答老天爷的警戒。

  如今大将军梁冀、河南尹梁不疑,担任着周公、邵公重任,为国家的屏藩,加之与王室世代联姻,立号尊贵一些虽然可以,但真正应当谦虚节俭,讲求儒家的治术,除去游乐不急的事务,砍掉房屋无益的修饰。打个比方来说,君主是船,百姓是水,群臣是乘船的人,将军兄弟是操桨驾船的人。如果能够平心合力,以渡元元百姓,这是福,如果怠惰松劲,就会沦没于波涛之中,难道不值得谨慎吗?一个人的品德与他的禄位不相称,这好比凿墙脚以增其高。难道是量力、审功、安固的办法吗?凡是那些老奸巨猾、酒徒、戏客,都是耳纳邪声,口出谄媚之言,称心游乐,倡导不义。应该贬谪的贬谪,应该斥退的斥退,以惩处不法分子。令梁冀等人深切考虑得贤人的好处,失去人才的不幸。又尸位素餐,不干事,尚书怠职,官吏依违两可,唯唯否否,也不纠察,因此使皇上专门听了一些谄谀的话,连窗户以外的事情,也听不到。臣真的知道阿谀谄媚会得到好处,讲老实话会惹祸,但是,臣难道敢于昧着良心以逃避诛责吗?臣生长边远地方,很少到京师来,诚惶诚恐,没有把臣的心里的话都说出来。”

  梁冀恨皇甫规讽刺他,于是在对策中以皇甫规为下第,命他为郎中。皇甫规托疾免官回家。州郡秉承梁冀的旨意,几次都差点把他陷害致死。皇甫规用《诗》、《易》教授学生三百多人,共十四年。

  讨平动乱

  公元159年(延熹二年),梁冀被诛杀,一月之内,朝廷五次以礼征召皇甫规,他都不应。

  当时在泰山一带,叔孙无忌揭竿而起,攻略郡县。中郎将宗资率军征讨,未能平定。于是朝廷以公车征皇甫规为泰山太守。皇甫规就任后,广设方略,平定了叔孙无忌的起义。

  出征西羌

  公元161年(延熹四年),叛羌零吾等与先零羌别种侵扰掳掠关中,护羌校尉段颎获罪被召。后先零诸种猖獗,覆没营坞。

  皇甫规平常熟悉羌事,有志奋发效力,于是上疏说:“臣自从委任以来,志虑愚钝,实赖兖州刺史牵颢清廉勇猛,中郎将宗资的信义,得以秉承节度,幸亏没有什么不好的名声。现在狡猾的盗贼已经扑灭,太山贼大都平定了,又听说诸羌群起反叛。臣生长邠岐,现年五十九岁,从前作郡吏,经过诸羌几次叛乱,事先筹划,常有说对了的话。臣有顽固的病症,害怕犬马之身,一旦死去,无报效皇上的大恩,请任臣以散官,备单车一介之使,抚慰三辅,宣传国家的威信与恩泽,用所熟习的地形兵势,帮助诸军。臣穷居孤立危困之中,静观郡将几十年了。自鸟鼠至于东岱都是因为郡守对诸羌不加绥靖抚慰,致使反叛,祸害的原因是相同的。若求勇猛之将,不如清明治平的政治,明习吴起、孙武兵法,不如郡守奉法,使他们不反。以前诸羌反叛的事,记忆犹新,臣真为此而忧戚。所以越职上书,以尽臣区区爱国之意。”

  同年冬,羌人合兵,朝廷忧虑。三公举荐皇甫规为中郎将,持节监关西兵,讨伐零吾、东羌等,将其击破,斩首八百级。先零诸种羌仰慕他的威信,相劝降者十余万。

  公元162年(延熹五年),三月,沈氐羌攻张掖、酒泉。皇甫规发骑兵征讨陇右之羌,这时,西羌阴占道路不通。恰值军中大疫流行,十分之三四的人都病死。

利发国际 利发国际 文史百科 战史风云

最新 推荐

利发国际娱乐官网